千小锁

该舍的舍不得
放不下的
也只顾和往事瞎扯

《麻雀之家》:锁
生命里第一个深冬落下的雪
电线上的它享受着刺骨和美
再糟糕的天气都不需要迁移
就像爱上一个人就陪伴一生
短暂的故事里
是何等美景让它收起双翼
日复一日的盘旋从不乏味四季
每天都在寻觅昨天的足迹
还有错过的你
故事里同一根琴弦停靠的你
沾染孤独还装作浑然不在意
你有太多的秘密
太多的神秘

麻雀的家冬去春来同一个色调
习惯了墙角的高度刺骨和单调
被什么所捆呢怎么学不会迁徙
(也不想去学习)
(从未想迁徙)
麻雀的家简简单单守护着四季
徒劳无货的它幻想丰收的秋季
饥饿也阻止不了它坚守着真谛
虽然身为自由放弃南飞的旅行
它有太多的东西要坚守
太多的孤独要承受
怎么了竟然被岁月逼迫着沉默
麻雀的家存放着它单纯和执着
只是不懂得表达才和孤独邂逅
学不会表达却学会了承受沉默
白雪好像在感谢你的坚守
又在喃喃你太过执着

生命里第一次懂得接受
独唱的你风会为你伴奏
多么刺骨也赶不跑执着
就像下落白雪层层加厚
只是故事里渺小的风波

我把我的心悄悄的放在了你那...
那颗得不到养分的心一天天干枯...
直到我又长出了一颗小小的心...
但这颗心小的只能容下自己一人...
直到某个人出现...
她会不定时的来为这颗心施肥...
这颗小小的心也得以健康成长...
直到可以完全容纳进这份爱为止...
沉甸甸的都是她...

神与魔又有何不可,只有你和我  不可!

坠落的灵魂还会祈祷吗
如果有怨恨墓碑会说话

也许是你我在两个世界里徘徊,
却收不到我写的信被寄往心海。

九月的平静也说服不了十月的烦躁
躲在角落的人用来衬托所有的哀伤
总是将无所谓说的一切都虚无缥缈
或是保留过多美好却忘了如何悲伤
流不出泪的眼睛是堵塞着现实的伤
流浪在十月被懵懵懂懂抛弃的幼小
看不懂十五岁的孩子写二十岁的伤

若不了思念,你的心里住了谁?

《蒲公英的挣扎》:小锁
远去~
我还在奢求与你再多缠绵一会儿
在空中~
越飘越远的我 还在幻想~
风可以把我吹回你在的那
可是~ 雨总是会在伤心时 如期而至的下
打湿~ 我依赖飞行的白纱
我开始旋转了
开始坠落了
在不断加速的气流中 感觉快要窒息了
然后狂风又把我吹起了
天旋地转直到失去方向
说好的不分离呢?
为何最后还是要无可奈何的挣扎
湿成一团的白纱
还在狂风暴雨中坚强
可是 心都快要死了! 心都快要死了!
风啊!!我在这里求求你啊!我在这里求求你啊!
让我回去吧!让我回去吧!我承认我已无可救药了!已无可救药了~~~~!
(调一下子降下)
风啊~ 不要在吹了,就让我落下吧!我已经爱的太累了
我想安静会儿,我想哭一场,我想修修补补我这支离破碎的心啊~!
风啊~ 请你快停下,我不想在挣扎,身体在催促着我发芽
我想停在这儿,我想扎根了,然后学着洗刷她,学着忘记她
风啊~
我开始旋转了,
开始坠落了,
一切好漫长,
心终于平静了,
我要扎根了,
感觉好像忘了什么一样

《晓》

又是一个孤寂寒冷的夜
期待那个所爱的人
能明白我所想所写
枯黄的叶面看不清的名
那份爱被遗忘在
深冬破晓的明天
——
自以为残留的思念能唤醒枯竭
却已习惯半夜12点黑了眼
黎明不知我在逃避过往的一切
夜 让我困死在梦里面
——
但报晓的鸡鸣仍在4点半响
看天际迷幻的朝霞
她也好像在孤独的思念他
这故事是多么可悲的笑话
——
请将所爱传达给明天的太阳
也许枯枝败叶和她
也许深埋的种子会发芽
也许只是黄昏晓开在梦里的花